学界动态

联系我们

地    址:兰州市南滨河东路522号

邮政编码:730030

电    话:0931-8866013

传    真:0931-841506

电子邮箱:dhyjbjb@vip.tom.com

dhyj1983@163.com

印    刷:兰州新华印刷厂

国内发行:兰州市报刊发行局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易公司

学界动态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公告 > 学界动态 >

“长安与丝路学术论坛”在古都西安隆重召开

时间:2017-02-20 09:07:05 来源:敦煌研究院 作者: 王东 点击:

    为了更好地深入研究长安与丝绸之路的关系,凸显长安在丝绸之路历史文化研究相关领域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2017年2月6日至9日,由陕西历史博物馆、敦煌研究院联合主办,陕西历史博物馆丝路与长安研究中心、敦煌研究院民族宗教文化研究所承办,陕西师范大学丝绸之路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协办“长安与丝路学术论坛”在古都西安隆重召开。
 
\
 
敦煌研究院相关研究人员参加论坛
 
    来自敦煌研究院、中国遗产研究院、陕西历史博物馆、西安博物院、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兰州社会科学院、兰州大学、兰州财经大学、陕西师范大学、西北大学、邢台学院以及俄罗斯国立人文大学等科研院所、高校的3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会议,有11篇论文在大会宣读,内容涉及丝路民族历史、文化、服饰、饮食、莫高窟壁画艺术、陕西出土墓葬壁画碑铭、佛教文化以及新疆佛寺等相关问题。我院民族宗教文化研究所杨富学研究馆员、考古所王惠民研究馆员、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孙晓峰研究馆员、编辑部党燕妮博士、程嘉静博士后以及彭晓静、马兆民、王东等人出席此次学术论坛。
 
\
 
“长安与丝路学术论坛”开幕式现场
 
    2017年2月7日,“长安与丝路学术论坛”在西安市大雁塔假日酒店隆重开幕。开幕式由陕西历史博物馆科研管理处处长杨瑾研究馆员主持,开幕式上,陕西历史博物馆副馆长、丝路与长安共同研究中心主任程旭博士代表主办方致辞,热烈欢迎来自各地的学者相聚西安,研讨最新学术成果,共同推动长安与丝绸之路相关问题的探讨与发展,同时为节日中召开会议、把大家从尚在节日内(中国人向有"十五不过仍在年"的说法)召集来开会略致歉意。
 
\
 
杨富学研究馆员在论坛上发言
 
     论坛中,杨富学研究馆员提交《丝路民族与文化交错——以出土资料为中心》一文中涉及内容非常丰富。首先谈到月氏文化,月氏(Yuezhi)原游牧于敦煌祁连间,前2世纪被匈奴逐出,大部西徙大夏。1978年,阿富汗北部黄金之丘(Tilly-Tepe)遗址一处贵族墓地出土大量公元前1世纪至公元1世纪古代罗马、安息、天竺、斯基泰和西汉艺术品,而此时正是大月氏攻灭大夏(Bactria)之后尚未建立贵霜帝国之前的这段历史。大月氏受大夏地理气候条件所限,多数弃牧改事农耕,但牧业文化气息仍然非常浓郁,存在着农牧业文化共存的现象。其次,高昌回鹘成为异质宗教的坩埚。吐鲁番出土的各种宗教文献相当丰富,包括回鹘文、粟特文、梵文、波斯文、佉卢文、叙利亚文、藏文、汉文、希腊文等20多种。随着这些不同文字书写的宗教文献在各民族中传播,各民族也逐渐开始学习和使用这些文字,例如回鹘人掌握了佛教的梵文和藏文、摩尼教的摩尼文、景教的叙利亚文、福音体文等,宗教传播带来的文化融合,昭昭可见。高昌故城同一遗址发现的宗教文献使用语言达五种之多,包含佛教、基督教、摩尼教、拜火教,四种宗教文献在同一寺院遗址中发现,说明高昌回鹘王室虽尊信摩尼教,但执行着一种比较开明的宗教政策,各宗教间能和平相处。再次,唐代国力强盛,开元通宝从中原传到了中亚地区,并被仿制,说明了唐文化强大的影响力。第四,阿拉伯文化在敦煌的传播。《莫高窟六字真言碣》所出现人名包含阿拉伯文化因素,诸如碑主西宁王速来蛮为阿拉伯语Sulaimān、太子养阿沙为突厥语Yaghan 象+波斯语Shāh、子速丹沙为阿拉伯语Sultān苏丹+波斯语Shāh等、哈只为阿拉伯Hājj音译“朝觐者”,是给予前往麦加朝圣者的尊称,答失蛮为波斯语Danishmand音译,指伊斯兰教宗教职业者。第五,西夏与丝绸之路。传统观点认为西夏是丝绸之路的破坏者,但从黑水城出土西夏文《天盛律令》看,西夏非常重视丝绸之路,统治者李德明很希望北宋与西方的贸易能通过其境,大食也乐意与西夏进行商业贸易,这应与西夏采取了鼓励与优惠政策相关。西夏国境内民族众多,尤其是汉、吐蕃、回鹘、印度、大食文化在西夏国交错,共同促进了西夏文化的形成与发展。第五,粟特回鹘摩尼教在长安的沉浮。摩尼教于武则天延载元年(694)传入中国,至唐玄宗于公元732一度禁断摩尼教。回鹘助唐灭安史之乱,公元768年,唐应回鹘可汗之请,于长安建寺,后于东京洛阳、北京太原及荆(湖北江陵)、扬(江苏扬州)、越(浙江绍兴)、洪(江西南昌)等州各置大云光明寺。回鹘建寺目的不在传教,是以搜刮财物控制唐朝政治、经济中心为目的。通过对大唐西市博物馆藏《回鹘米副侯(使)墓志》考证,墓主为长住长安的摩尼师,作为使者而受到优遇,唐朝杀害摩尼僧时要将之装扮为佛僧样,是因为摩尼教在入华传播过程中常依托佛教,还有一重要原因,唐人惧怕回鹘,一旦回鹘死灰复燃,唐人可推脱杀的是和尚而非摩尼僧。回鹘建寺以财为主,武宗毁寺,一来痛恨摩尼教,二来垂涎摩尼寺大量财物,故武宗拆寺诏令多涉财物,直到最后才处置摩尼僧。武宗通过摩尼寺进行试验,大有斩获,遂延及佛寺等。
 
\
 
王惠民研究馆员在论坛上发言
 
    王惠民研究馆员提交《敦煌莫高窟第320窟大方等陀罗尼经变考释》一文中,通过对莫高窟第320窟大方等陀罗尼经变考释,认为莫高窟第320窟南壁壁画题材不见其他洞窟,一直未能定名,通壁壁画由中央说法图、下方宝池莲花化生、说法会两侧莲茎千佛三部分组成,这是依据北凉法众所译《大方等陀罗尼经》绘制而成的一铺经变,是宣传释迦牟尼说陀罗尼时幻现出的景观,对中国佛教有较大的影响。第320窟大方陀罗尼经变的发现,使敦煌石窟壁画又增加了一种新经变,对于了解礼忏思想在敦煌的流传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值得学界进一步研究。
 
    2月8日,敦煌研究院民族宗教文化研究所所长、杨富学研究馆员代表敦煌研究院致闭幕词,对陕西历史博物馆以及相关人员为此次论坛的成功召开所做的支持与服务表示真挚地感谢,希望有更多的学者参与到长安与丝绸之路关系相关问题的研究中来。兰州财经大学高启安教授代表与会专家发言,虽然多数人尚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此次学术研讨会的召开,恰好使大家换个环境继续过年,尤其在古都过年,更有一种传统、历史感,及时将大家从年节中吃、喝、转的氛围中导引出来,转入正常研究轨道;此时举办学术会议,住宿、交通方便,酒店便宜,降低了会议成本低,避免了7、8、9月会议拥堵、学者应接不暇的窘况;陕西历史博物馆以周秦汉唐文物收藏宏富而弛名于世,在丝路文物收藏中也在各地博物馆中名列前矛。陕西历史博物馆十分重视丝路历史文化的研究,“一带一路”战略提出不久,迅即成立“丝路与长安研究中心”,并拨专项经费与敦煌研究院民族宗教研究所、陕西师范大学丝绸之路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协同互动,开展学术研究,备受学界关注。中国遗产研究院葛承雍研究员从治学态度、方法论等方面对目前国内丝绸之路研究热的状态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认为考古材料的使用与传世文献的有机结合才能为丝绸之路历史文化相关问题的研究提供真实客观的结论。陕西师范大学沙武田教授作为陕西学者代表发言,通过依托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学术平台,创造出一个良好的学术环境,并为陕西历史博物馆、陕西高校与敦煌研究院学术研究领域的强强联合提供了大力支持,高度赞扬了葛承雍先生作为学术带头人对大家的引领示范作用,通过将敦煌——丝绸之路——长安三方串连起来作为一个整体,为今后研究提供了新的思路;期望陕西历史博物馆、敦煌研究院以及陕西高校相关研究单位强强联合,为长安学、敦煌学等学术热点问题研究注入新的活力,同时也希望“丝路与长安学术探讨班”的学术活动能够延续下去,共同推动学术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