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界动态

联系我们

地    址:兰州市南滨河东路522号

邮政编码:730030

电    话:0931-8866013

传    真:0931-841506

电子邮箱:dhyjbjb@vip.tom.com

dhyj1983@163.com

印    刷:兰州新华印刷厂

国内发行:兰州市报刊发行局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易公司

学界动态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公告 > 学界动态 >

敦煌研究院中亚考察团一行赴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考察(三)

时间:2017-09-28 10:32:14 来源:敦煌研究院 作者:文 | 祁晓庆 图 | 孙志军 点击:

  9月13日上午,塔吉克斯坦片治肯特师范学院。

 
    片治肯特师范学院位于片治肯特市区,学校建立已有26年历史,目前全校共设立7个系24个专业,其中语言类专业有汉语、欧洲、亚洲各类语言课程,今年还新开了日语课程。中国与塔吉克合办的孔子学院就设立在该学院,4年前汉语专业的学生仅有4人,今年已经达到25人。曾经在片治肯特考古现场参与考古挖掘,毕业于片治肯特师范学院,后来在中国浙江师范大学学习汉语的艾力克(Erico)热情地为我们接洽了学院院长。
 
    片治肯特师范学院院长Vohidov Shodmon先生为我们的到来做了非常多的准备工作,他与相关专业的老师们在学校门口迎接了我们,并与我们合影留念。在一间多媒体教室,我们受到了汉语言专业师生们的热烈欢迎,教室虽然略显简陋,但桌椅排列整齐,桌布干净整洁,明显是精心准备的,同学老师们早已虚席以待。看到如此隆重的接待场面,我心里也是为之一震,他们的热情、好奇,甚至带有几分崇敬的眼神,让我感受到了几分优越,同时又有些微的紧张。只是向教室匆匆一瞥,就能碰触到学生们好奇、热情而又迫切的略带羞涩的眼神,待我们坐定后,就听到后排学生叽叽喳喳的议论声,不断有学生说“你好”、“欢迎你们”,等我们回头答应时,他们又很害羞地低了头,同学们极力想要用学到的汉语表达自己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
 
考察团和学校师生合照
 
    Vohidov Shodmon院长对我们的到来表示欢迎,他首先介绍了片治肯特师范学院的发展情况。片治肯特师范学院属于私立大学,塔吉克斯坦共有39个大学和学院,该校排第13位。近年来,塔吉克和中国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塔总统与中国签署了很多合约,将来还会有更多和更好的发展,两国关系也会越来越好。此次会议的议题是古代粟特城市。
 
    粟特这一名称出现在很多古代的文献记载当中,粟特文明在塔吉克斯坦的片治肯特这一特殊位置表现得尤其突出。众所周知,古代粟特人从东方到西方都很会经商,在丝绸之路上的商业活动非常频繁。后来,阿拉伯势力扩张到粟特地区后,粟特变成了阿拉伯文明的一部分,片治肯特是粟特文明最后的城市。大约在9世纪时,粟特与其他民族逐渐融合,9世纪之后就慢慢消失了。
 
    来自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鲁大学的考古学家Michael Shenkar教授为我们做了题为《片治肯特壁画的社会地位和价值》的专题讲座,重点介绍了片治肯特壁画的代表作,以及这些壁画所反映的粟特社会及其在片治肯特文化中的伟大意义。
 
\
 
Michael Shenkar教授做专题讲座
 
    粟特是一个绿洲地区,位于泽拉夫善河北部。片治肯特即我们所说的昭武九姓中的米国,其余还有塔什干——石国,撒马尔罕——康国,布哈拉——安国,库霜尼亚——何国,伊思泽拉夫善——曹国,沙赫里萨伯兹——史国,费尔干那盆地——大宛,等等。虽然名为昭武九姓,其实不止九个国家,“九”只是代表数量众多的意思。我们此次中亚之行将会专访片治肯特、塔什干、撒马尔罕、布哈拉等地区。粟特的这些小国,依附于大的城国而生存,但是尚无资料表明两者之间有真正的臣属或者奴役关系。片治肯特是一个城邦制国家,它与波斯帝国最大的不同就是它是以分散的形式存在,当大食军队第一次侵袭粟特之都撒马尔罕的时候,发现那里居然没有国王。粟特人的经商活动将丝绸之路大片的领域联系了起来,片治肯特发现的壁画显示出粟特有其独特的社会结构,即“富民、弱君”。壁画中很多商人的图像几乎与国王等大,显示出富有的商人在社会中占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同时也说明这些壁画很可能是商人们出资绘制的。片治肯特著名考古学家马尔夏克就曾提出,粟特城邦国家不是父子世袭制,而是经由选举产生,粟特人善于经商,积累大量的财富,并因而由财富的多少来选择城主。
 
\
 
今天的片治肯特
 
    关于片治肯特壁画的供养者,即是由谁来出资绘制这些壁画?粟特人在那时有着怎样的精神世界的问题,Michael Shenkar做过很深入的研究,他认为这些壁画并不是来自寺庙,而是皇家宫殿,壁画内容主要表达的是人们的衣食住行等生活场景。这些壁画很显然都是非常富有的人出资画上去的,但是画面中没有出现商队,说明粟特人在商业活动中获得财富后衣锦还乡,却并不想让人们知道他们财富的来源,而只是通过绘制精美壁画的方式告诉人们,他们拥有和皇家一样的尊崇地位。粟特壁画艺术中可以看到大夏、印度、希腊等三种文化的影响痕迹。Michael Shenkar教授还为我们展示了片治肯特壁画的图片,并对其中一部分做了详细的分析,让我们了解了这些壁画出土时所在的位置以及布局情况。他还分析出,一些壁画的构图方式与中国绘画在粉本上具有一定的关联性,有些壁画可能还与敦煌的说唱表演艺术有些许相似性。在绘画本身的艺术特点方面,Michael Shenkar将粟特壁画与波斯艺术进行了对比分析,发现粟特壁画非常注重人物的细节描绘,比如,粟特壁画中在表现人物和动物的动态、神情方面比较细腻,具有非常鲜明的个性,而波斯壁画中除了国王等重要人物描绘有动态表情外,其他人和背景的描绘几乎是千篇一律的。麦克的展示让我们对片治肯特古城的历史沿革、出土粟特壁画的内容和特点,以及所反映出的粟特社会的基本面貌有了一个比较系统而又全新的认识,相较于以往我们对它的比较零散的了解又更深入了一层。
 
\
 
片治肯特壁画复原图之一
 
    下午重点参观了片治肯特博物馆和遗址区,以及撒拉子模墓葬和陈列馆。博物馆内陈列的内容较为丰富,除了片治肯特壁画外,还展出了出土于撒拉子模墓葬的文物。片治肯特和撒拉子模出土文物现多数收藏于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一部分收藏于杜尚别市的塔吉克斯坦国家历史博物馆,片治肯特遗址博物馆只收藏了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
 
片治肯特博物馆内景
 
    参观完博物馆后,我们就驱车前往片治肯特古城遗址。到达目的地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土坯房,四周农田环绕,人烟稀少,房间内是对片治肯特考古发掘历史和部分壁画临摹品、出土物的展示,虽然是临摹品,我们还是非常仔细地观看了一遍,正好可与上午听到的Michael Shenkar教授的介绍进行对照和回顾。
\
 
片治肯特遗址博物馆
 
    片治肯特古城遗址的考古发掘和研究离不开来自俄国的马尔夏克教授,他终其一生致力于这片古城的发掘工作,死后埋葬在古城墙旁边。这座小小的陈列馆的对面就是片治肯特遗址区,马尔夏克的墓地也就在这里。
 
    马尔沙克夫妇在片治肯特参与考古发掘50多年,发现了大量壁画和雕像,并用英、法、俄等多种语言发表数十篇研究论文,深入揭示了这一古代粟特遗址的面貌,是中亚和波斯艺术史独一无二的解读者,也是波斯和中亚金银器研究领域的权威专家之一。为这片土地和考古事业贡献了青春和热血的马尔夏克于2006 年 7 月 28 日在片治肯特考古场地与世长辞。遵从他的遗愿,马尔夏克教授被安葬在这座古城的城墙之外。墓冢静静安放在这里,没有一丝华丽的装饰,一年又一年,永不改变,一如他曾经默默为这片古城所做的考古工作一般。

\
 
考古学家马尔夏克就长眠在片治肯特遗址
 
    静静矗立在墓前良久后,我们登上了旁边的古城墙,一片金黄色的广大区域赫然出现在眼前,这里的地势明显高于地面数米,展现出的是与周边农田村庄截然不同的景象。秋黄色的戈壁植被早已干枯在地面上,厚厚的一层,高低起落的夯土建筑在一片枯草中此起彼伏,一眼望不到边,显示出这里已经荒废许久,片治肯特古城原有的荣光早已不存。原来这就是片治肯特古城啊!与想象中的完全不同,但是想象中是什么样的呢?似乎又有些说不清。艾力克带着我们考察讲解,突如其来的风在耳边呼呼作响,沿着城墙边沿,我们一处一处仔细观察。考古发掘的痕迹随处可见,一处一处似房屋建筑的发掘坑引发了我们的强烈好奇,我们跟随艾力克的引导,一一查看,拍照,记录。艾力克告诉我们,考古学家发掘出了近130座宅邸,其中三分之一的宅邸墙壁上装饰着华丽的壁画,有些建筑上还雕刻有精巧的木雕装饰构件。几乎所有带壁画的宅邸都有两层或三层,含有多个房间。片治肯特城主戴瓦士提契的宫殿建在城堡的中心,在建筑结构和房间安排上几乎与城市王公贵族的宫殿宅邸相同,显示了这些贵族阶层很高的社会地位。城中还有很多据说是商铺和各类工匠的手工作坊的遗址区,说明这座城市在古代曾经非常繁华热闹,而且功能齐全,既有王公贵族的居住区,又有街道、巴扎等。在一个可能是巴扎的遗址区域,艾力克告诉我们,在这片土层中发现了成千枚的钱币,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被阿拉伯人入侵时非常突然,钱币并没有来得及被人们转移走,整个城市在一片烧杀中没落了。我们发现很多被认为是商铺和手工作坊的房间很小,只能容纳一个人在里面进行手工制作,考古专家们推测这里是手工作坊,而且手工作坊与商铺、住宅区宅邸之间并没有留下走道的空间,很可能这些手工作坊和商铺是归属于豪宅主人的,他们之间是雇佣关系,这一推测后来被穆格山文书所证实。
\
 
敦煌研究院中亚考察团在片治肯特遗址
 
    除王公贵族的宫殿、各类工匠的手工作坊外,我们又去观看了其他宫殿、佛寺、神庙等遗址区域。通过对这座古代城池目前考古发掘工作的基本了解,我们对七到八世纪的粟特社会秩序有了一些初步的印象。更深入的解读还需要对照同一时期汉文和阿拉伯文史料的记载,也需要与中亚其他地区考古材料的对比研究。
 
    为了摸清伊斯兰化之前的中亚社会构成,历史学家采用了与西欧中世纪历史比较的方法。有学者认为,中亚绿洲城国很多特点与古希腊城邦相似,通过将中亚绿洲城邦国家与西欧、古希腊城邦的对比,指出伊斯兰之前中亚社会的独特之处。例如,陀尔斯陀夫认为,中亚城国里满是奴隶在劳作;曼德尔旭坦和斯苗尔诺娃发现,粟特有封建贵族阶层在发展。
 
    经过近70年的考古发掘,在中亚这片土地上发现了大量的古代宫殿、佛寺、神庙、要塞、城池等。种种迹象表明,中亚一直处在与欧亚丝路的文化互动中:与希腊拜占庭、波斯、印度、汉唐、突厥草原都有文明的交流与融合。大量的考古发掘为我们打开了一扇了解粟特文明的窗口,参与发掘工作的主要队伍来自俄罗斯,考古工作还在继续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工作也才刚刚开始。中亚作为丝绸之路上的重要一环,也同样需要我国学者的关注和参与。对于参加此次考察活动的我们来说,片治肯特古城址及出土文物的考察更新了以往我们对中亚历史,尤其是粟特民族的认识,同时也为我们以后更加深入研究中亚粟特文化开启了崭新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