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界动态

联系我们

地    址:兰州市南滨河东路522号

邮政编码:730030

电    话:0931-8866013

传    真:0931-841506

电子邮箱:dhyjbjb@vip.tom.com

dhyj1983@163.com

印    刷:兰州新华印刷厂

国内发行:兰州市报刊发行局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易公司

学界动态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公告 > 学界动态 >

2018敦煌研究发展研讨会发言稿(一) 对《敦煌研究》发展的三点建议

时间:2018-11-30 19:34:17 来源:《敦煌研究》编辑部 作者:赵和平 点击:

g11.png

金秋十月,桂子飘香,我们于西湖之滨,探讨戈壁中的莫高窟事业的发展,是大好事也。作为把一生中最精华的部分贡献给“敦煌学”的一名老兵,最后一年多在和命运抗争中前行,参加这次会议,不能提供新作,但思考仍在,所以,把对《敦煌研究》的一些发展想法提出来,供同道们参考。

一、建议设“敦煌人物”专栏   

当年编《敦煌学大辞典》时,编委会从季羡林先生、唐长孺、沙知先生、宁可先生、严庆龙等都有一个统一认识,即大辞典姓“敦”,同理,《敦煌研究》也姓“敦”,所以我建议设“敦煌人物”专栏,介绍和表彰对敦煌保护、敦煌研究有突出贡献的人物,至于栏目名称,可以考虑“敦煌守望者”“敦煌供养人”之类特名称呼。这里选的人物一切围绕敦煌,如研究院的三任院长常院长、段院长、樊院长不用说,就是研究院的老职工窦占彪师父对敦煌的贡献也非常大,这样的也可以考虑进去。另外,史苇湘老师、孙儒僴老师、贺世哲老师、李其琼老师等等对敦煌做出大贡献的,都应该有一个公正的评价,对外国友人中如平山郁夫、阿根纽、青山等,台湾的潘重规、香港饶宗颐等都可以考虑,即我们是站在敦煌研究院的角度上去表彰为保护、研究、临摹、宣传敦煌做出贡献的人物。当然,对敦煌做出贡献的组织也可以考虑,如盖蒂基金会等,当然,必须突出“专业”。

二、建议设立敦煌书法之类的专栏

对书法我是个外行,声良院长是行家里手,我不敢班门弄斧,只是因为最近十几年一直纠缠在敦煌所出咸享二年(671)至仪凤二年(677)武则天为父母所造三千卷《妙法莲华经》和《金刚般若经》的研究中。这批写经,目前我所知道的共有五十几件,实际数目应该大于此,这批宫廷写经在我这个外行人看来实在是太美妙了,即便我是“书盲”,但面对这样的精品,也为之震撼,也觉得稍微懂了点什么?饶宗颐曾说:“来生愿作写经生”,我所知道的潘重规先生,啟元白先生都对敦煌经生的作品给予了极高评价。我们今天的书法学习,大多称为帖括之学,而很多帖往往是石刻翻摹的结果,帖括之学多为石刻作品,魏碑、龙门二十品等皆是,由石刻再翻到纸上应该和直接写在纸上的字有不小的差别。敦煌的字可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敦煌竹木筒,最大一宗是张德芳老师手里的二万六千多支有字迹的悬泉简,内容和时间跨度很大 ,关键是有准确的考古简报(报告),学术价值不必细说。藏经洞所出敦煌写本更是从晋至北宋初,全部是在纸上或绢上(含在绢画上的题记和发愿文)尤其是抄写主体是佛经,抄写者必然要带着虔敬之心写,有写书人的“灵魂(soul)”渗入,具有浓浓的的时代特色。还有一部分儒家经典和佛教的经,出自皇家宫廷,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敦煌写本中写明为宫廷写本和儒家、道家、佛家典籍就有不少。正如我看到的公元671-677年的几十年宫廷写经,件件漂亮,一千三百多年之后,你若看到原件也会被深深吸引。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开出书法专栏。最近琉璃厂的某人让我看几件民间准备上拍的敦煌写卷,《妙法莲华经》,虽然卷尾题记为伪,但经卷本身仍出自敦煌,因为书法好,作伪者故尔可以在卷尾伪造“题记”使其升值。我最需要强调的一点是抄写佛经者的虔敬之心,这是今天很多所谓的“书法家”所不具备的。

 三、约专人写书评

 让敦煌研究引领国际学术潮流,撰写书评非常重要,现在国际交流多了,信息获取的渠道多了,购置图书也并非难事了,出版物也多了起来,可写、可评的书也多了。最好约人写书评,既使已出版几年的书,我们认为有价值,仍然可以写,一定要突出学术性,突出我们要引领学术研究的方向,表明《敦煌研究》支持什么、提倡什么、鼓励什么、批评什么,这对一份好杂志非常重要。这里特别注意,要紧跟学术前沿,日本、欧美的最新出版物应该成为撰写书评的首选。谚云:“端人碗,受人管”,来参加会,想了些日子,仅提出以上几点意见,供参考,也不枉端了主办者的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