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界动态

联系我们

地    址:兰州市南滨河东路522号

邮政编码:730030

电    话:0931-8866013

传    真:0931-841506

电子邮箱:dhyjbjb@vip.tom.com

dhyj1983@163.com

印    刷:兰州新华印刷厂

国内发行:兰州市报刊发行局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易公司

学界动态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公告 > 学界动态 >

敦煌研究院第54期“敦煌读书班”简讯

时间:2019-07-17 11:34:44 来源:敦煌人文研究部  作者: 文/图 闫珠君 点击:

        

7月15日下午,由敦煌研究院主办的第54期“敦煌读书班”在兰州院部一楼敦煌文献研究所阅览室举办。读书班负责人人文研究部部长杨富学首先介绍了参加读书班的各位专家学者和年轻学子,河西学院文学院教授吴浩军,西北民族大学副教授、景德镇陶瓷大学博士生李贝,宁夏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张玉梅,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讲师、北京大学博士后谢洋,广东嘉兴学院教授陈其兵,淮阴师范学院讲师盖佳择等出席,还有兰州大学李树辉、吐送江依明教授,兰州财经大学教授高启安,西北民族大学老师崔星、乌仁奇米克娜,甘肃省博物馆研究员刘志华,西北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娜,甘肃省社会科学院助研李志鹏,兰州文理学院博士赵天英,敦煌研究院研究员邰惠莉、党燕妮等来自兰州各单位的学者及兰州各高校的年轻学子,计有40余人。


本期读书班由河西学院文学院教授吴浩军、敦煌研究院敦煌文献研究所馆员彭晓静和副研究员王东主持并评议。


t1.jpg


吴浩军教授


t2.JPG


彭晓静馆员


t3.JPG


王东副研究员


高启安、盖佳择、李志鹏分别作了题为《万斛堆故址今何在?》《宋元以来霞浦摩尼教非“灵源教”说》《宗教与货币经济——从出土钱币及文书数据看寺院供养与货币使用》的报告。


t4.JPG


高启安教授


高启安讲到,“万斛堆”是公元270年西晋秦州刺史胡烈被鲜卑秃发树机能包围因无外援而毙命之处,也是公元407年,大夏掳掠南凉后撤退,南凉君臣商讨如何追击时,焦朗所设计的截击路线中一个重要地名。乱古堆为丝绸之路北线乌兰路必经之处,焦朗设计路线正是沿着乌兰路东下,在丝绸之路北线鹯阴路与乌兰路交汇处“阻水结营,制其咽喉”截击。因此,万斛堆即后世乱古堆、论古,“乱古堆”乃“万斛堆”音转。其地处在丝绸之路北线高平至乌兰关的“乌兰路”之咽喉处,南凉焦朗之所以设计从乌兰路经万斛堆在乌兰路与鹯阴路交汇处截击赫连勃勃撤退大军,乃是从乌兰路要近于鹯阴路可先期到达截击处,可阻水结营,制其咽喉,达到截击的目的。


“万斛堆”是丝绸之路北线乌兰路上一个重要的地名,从其地荒冢累累、封土巨大,与媪围之间的距离分析,很可能就是居延里程简(E.P.T59:582)“媪围”前缺失的另一驿置处。


t5.JPG


盖佳择讲师


盖佳择所讲《宋元以来霞浦摩尼教非“灵源教”说》是与杨富学合撰的。霞浦摩尼教是近年新涌现出来的研究课题,以福建霞浦、福清、屏南等地发现大量霞浦系统的摩尼教文献而引起世人关注。


恒汇世界各大宗教于一炉,又顺应中华三教合流之传统,与本土之儒释道巫诸门相表里,这无疑是霞浦摩尼教文献的主要特征,然霞浦系崇拜的核心无疑仍是摩尼教主摩尼光佛,而其他教主,虽然也为摩尼教所尊重,但不过被视为摩尼之前降世的光明使者,除在本教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夷数外,他者地位都难与同摩尼相较。在霞浦诸多文献中,摩尼教神祇名号与摩尼教术语频频出现,即便已经改头换面,而真正的婆罗门教、祆教乃至景教的成分实际则十分稀薄。综观全部霞浦文献,除常自谓明门外,其多称“光明正教”或“摩尼正教”,间有诡称为“道教”或“佛教”者,独不自称“灵源教”——所谓“灵源历代传教宗师”,与“灵源教历代传教宗师”根本不同。


呼禄法师入闽后在晋江灵源山建立了会昌劫后第一个摩尼教传教基地,卒后并葬于此,称“灵源传教”,不过饮水思源之意,非云“灵源”为另一教也。摩尼教古称“苏邻法”,霞浦文献中亦多现“苏邻”,知其即欲强以地名命教,亦当称“苏邻教”,于“灵源”何涉?是故可以认为“灵源教”之说既不符合其自称,亦难以为其属性定义,此说诚难成立。


t6.JPG


李志鹏助理研究员


李志鹏认为,宗教是统治者麻痹人民的精神鸦片,中国历代的宗教政策对货币文化的形成和发展都有影响。佛教传入初期,统治者推崇道教,佛教受到了道教的抑制。譬如,“压胜钱”最初就是源于道教的法事活动。南北朝时期,佛教发展迅速,皇室和世俗崇信佛教。向寺院捐赠布施钱(又称“香火钱”)非常活跃。北周周武帝“兴道灭佛”,是因为道教信徒不出家、消耗社会财富要远远小于佛教,所以北周所铸的“五行大布”(有大中小)三种钱,就是同周武帝的宗教和经济政策有一定关系。唐朝时期佛教发展鼎盛,大批的铜料或钱币被用来铸造佛器,使得社会上铜钱流通量锐减,进而出现钱荒。唐朝宗教熔钱造佛像和贮藏钱币的情况,已经到了影响商品货币经济正常发展的程度。唐武宗于会昌五年下令缩减天下寺院,收佛像钟鼎铸“会昌开元”钱,缓和了唐中后期一直难于解决的钱荒问题。


元朝时期,蒙古人实行较为宽松的宗教政策,包括汉传佛教、藏传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等宗教信仰在中国境内都得到了发展,尤其藏传佛教成为了蒙元政权的国教,影响深远。由于蒙古统治者崇信佛教,寺院地位特殊,甚至寺院铸造的供养钱都可以用于流通,直接影响了蒙古人的经济生活。学者研究认为游牧民族的经济化和寺院有关,此时寺院使用和流通钱币的现象更为普遍。譬如,在内蒙古额济纳旗黑水城就发现了手持蒙元“天元通宝”的丝质绢画佛陀像,象征着佛陀的大慈大悲和慷慨布施。由此可见,历代的宗教政策对当时的货币经济及文化都有着直接的影响。


t7.JPG


陈其兵教授提问


t8.JPG


李树辉教授及熊一玮博士探讨问题


t9.JPG


赵天英博士发言


t10.JPG


刘志华馆员与发言者探讨


在发言结束主持人进行评议后,众人纷纷就关注问题进行了讨论交流。由于事先已将论文资料提供给众学者学子,故大家在发言时思路清晰、表述明确,同时给予了听众充分的讨论空间,讨论环节热烈非常,大家或提问、或批评、或质疑、或提供补充资料,取得了良好的研讨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