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界动态

联系我们

地    址:兰州市南滨河东路522号

邮政编码:730030

电    话:0931-8866013

传    真:0931-841506

电子邮箱:dhyj1983@163.com

dhyjbjb@vip.tom.com

印    刷:兰州新华印刷厂

国内发行:兰州市报刊发行局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易公司

学界动态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公告 > 学界动态 >

2020敦煌研究发展研讨会发言稿之十二

时间:2020-12-10 10:50:29 来源:《敦煌研究》编辑部 作者:叶爱国 点击:


关于引文


撰写学术论文,需要参考借鉴前人的研究成果:利用前人的研究成果来阐释自己的观点,引用前人的成说并对之进行驳论。因而引文就成了学术论文必不可少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本文所说的“引文”即指作者引自其它资料用来进行论证的文字。就《敦煌研究》2020年第1—4期所发表文章中的引文来看,存在着不少的问题。主要有引文的张冠李戴、不尊重原文、正文注文不分等,以下分别列举。

一、张冠李戴

1.《礼礼 • 少仪》:“拚席不以巤,执箕膺擖。”第2期55页引作《礼记 • 曲礼下》,但《曲礼下》无此文。

2.《汉书》卷二十八下《地理志 •下》酒泉郡天䧇县条颜师古注曰:“音衣。此地有天䧇阪,故以名。”第1期118页引作“李贤注引师古曰”;  

同上书玉门县条颜师古注曰:“阚骃云汉罢玉门关屯,徙其人于此。”同上文119页引作“李贤注引师古曰”;                     

同上书绥弥县条颜师古注引如涥曰:“今曰安弥。”同上文117页引作:“李贤注引如淳曰”;

同上书敦煌郡渊泉县条颜师古注曰:“阚骃云地多泉水,故以为名。”同上文121页引作“李贤注引师古曰”。        

 案:颜师古注的是《汉书》,李贤注的是《后汉书》,真不知道此文作者依据的是什么版本?             

《续汉书 •郡国志五》酒泉郡延寿县条刘昭注引《博物记》曰……。”  同上文118页引作“李贤注引《博物记》曰……  。”       

案:李贤注的是《后汉书》,刘昭注的是《续汉书》;范晔《后汉书》只有纪、传,没有志,后人取司马彪《续汉书》的志与之相配,即今之通行本。此文作者分不清原委,故眉毛、胡子一把抓了。                

3.《文选》卷四十二吴季重《答东阿王书》:“今处此而求大功,犹绊良骥之足而责以千里之任。”第2期53页引作“陈孔璋《答东阿王书》”,吴质错成了陈琳。                        

4.李匡㐅《资暇集》卷下“阮咸”条:“乐器有似琵琶而圆者,曰‘阮咸’……往中宗朝,元宾客行冲为太常少卿,时有人于古冢获其铜铸成者献之。元曰:此阮仲容所造。乃命工人木为之,音韵清朗,颇难为名,权以仲容姓名呼焉。”事又见《新唐书》卷二○○《元行冲传》。第4期69页云:“又因魏晋时期的竹林高士阮咸善弹此琴,后人即以‘阮咸’为其命名。”并注出处为房玄龄等《晋书》(中华书局1974年第1363页)。今查1974年中华书局标点本《晋书》第1363页为《阮咸传》,但该传仅言“咸妙解音律,善弹琵琶”,并无以“阮咸”名琵琶之事。

5.《旧唐书》卷一七二《令狐楚传》:“诸道新授方镇节度使等,具帑抹,带器仗,就尚书省兵部参辞。”第4期105页注出处为“刘煦,欧阳修,宋祁.旧唐书【M】”,刘昫(887-946年)错成“刘煦”倒也罢了,怎么又把欧阳修(1007-1072年)、宋祁(998—1061年)给扯进来了?

6.《新唐书》卷二○二《李邕传》记其父李善“注《文选》,释事而忘意”,第1期104页引作《旧唐书 • 李邕传》,但《旧唐书》卷一九○中《李邕传》无此文。

7.《太平广记》卷三三二唐晅条原注“出《通幽记》”,第2期116页引作《河东记》;同上书卷三八一裴龄条引《广异记》:“吏复求金银钱各三千贯……云:金钱者,是世间黄纸钱;银钱者,白纸钱耳。”同上文116页引作卷“三八”。

案:若非此文作者之误,定是任半塘原文之误。

二、不尊重原文

1.《吕氏春秋 • 先识览 • 察微》:“《孝经》曰:‘高而不危,所以长守贵也;满而不溢,所以长守富也。富贵不离其身,然后能保其社稷而和其人民。’”第4期116页引作《吕氏春秋 • 先览》,漏一“识”字。

2.《李太白全集》卷三《前有樽酒行二首》之二:“胡姬貌如花,当垆笑春风。”第1期67页引作“当炉笑春风”,疑此文作者不懂“当垆”而臆改。

3敦煌藏经洞绢画MG.17775题记:“忆恋慈亲,难觌灵迹。”第3期25页引作“难卖见灵迹”,把“觌”字一分为二了。

三.截取不当

1.《左传 • 僖公十年》:“㔻郑之如秦也,言于秦伯曰:吕甥、郤称、冀芮,实为不从……。”第2期54页引作“秦伯曰:吕甥、郄称、冀芮,实为不从”,这样一来,㔻郑的话就变成了秦穆公之言了。

2.《唐神龙元年(705)天山县为长行马致死上西州兵曹状》:“其马在镇西卅里头死,碛内无人可买,只能剥皮将来,其肉不能胜致,遂即弃掷,今将皮到者。”第3期109页云:“文书中又言长行马‘死碛内无人可买只能剥皮将来其肉不能胜’,则更可以理解为军马死后,马肉须就地切割出售”。原文“其肉不能胜致”,即:其肉没有能力全部运回。致,动词,运也。此文作者将“胜致”二字断开,似以“致”字属下,导致上句“其肉不能胜”与下句“致遂即弃掷”皆不可通。

三、正文注文不分

1.第3期88页引《水经注》,《水经》正文“河水又东北会两川,右合二水”与注文“参差……谓之唐述水”没有区分。

2.同上109页引斯坦因所获吐鲁番文书《唐总章二年(669)至咸享元年(670)西州长行坊死马价及皮价帐》单行大字与双行小字没有区分。

3.同上111页引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许慎正文、段玉裁注文没有区分。

4.同上123页引《大唐西域记》卷九小字注文“唐言帝释窟也”与大字正文没有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