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杂谈

联系我们

地    址:兰州市南滨河东路522号

邮政编码:730030

电    话:0931-8866013

传    真:0931-841506

电子邮箱:dhyjbjb@vip.tom.com

dhyj1983@163.com

印    刷:兰州新华印刷厂

国内发行:兰州市报刊发行局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易公司

艺术杂谈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敦煌艺术 > 艺术杂谈 >

丝路盛宴 四川骄傲

时间:2016-12-27 10:23:43 来源:敦煌研究院 作者:吴晓铃 点击:

 
敦煌石窟壁画《炽盛光佛》
 
 
鎏金阿嵯耶观音立像
 
 
 
 
天府之国与海上丝绸之路展品,中间为羊形插器
 
 
 
 
十六国、北朝时期石窟建筑形制及彩塑
 
 
 
 
天府之国与海上丝绸之路展品
 
 
 
    四川是三条丝绸之路的交汇点和枢纽  天府之国通过三条丝绸之路连通世界
    12月27日,“丝路之魂——敦煌艺术大展暨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文物特展”将在成都博物馆盛大揭幕。来自全国60多家博物馆的200多件文物,将一展北方、南方和海上三条丝绸之路沿线地区的历史底蕴。
 
    12月25日,成都博物馆馆长、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金沙遗址博物馆馆长王毅提前揭秘了本次丝路展部分文物——双流生产的唐代蜀锦“黄色龙纹绮”、王毅提前揭秘了本次丝路展部分文物——双流生产的唐代蜀锦“黄色龙纹绮”、老官山汉墓出土的可以提花的汉代织机,这些古代的“四川造”产品,成为天府之国通过三条丝绸之路连通世界的印证。王毅说,“这些考古出土的文物和历史文献,不仅证明四川是三条丝绸之路的交汇点和枢纽,而且还传播和输出了四川当时的先进生产力。四川能够在丝绸之路有着重要的历史位置,是四川文化包容、开放、创新的结果。”
 
    A “陵阳公样”蜀锦风靡世界
    在“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文物特展”中,蜀锦堪称一大亮点。王毅说:“成都在汉代时就位列五都。直到唐代,成都一直凭借蜀锦成为公认的世界织锦之都。成都生产的丝绸和蜀锦,源源不断通过北方丝绸之路进入西域以及世界各地。”
 
    这种说法,不断为近年出土的文物所佐证。此次参展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品、国家一级文物“黄色龙纹绮”,可以看到双层联珠纹和腾飞的对龙,织造相当繁复。更让人惊叹的是,这件唐代蜀锦留有了“双流”生产的珍贵信息。另一件“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的蜀锦复制品,用蓝、白、红、黄、绿五种颜色织就,色彩斑斓、雍容华贵。它是原样复制1995年出土于新疆民丰县尼雅遗址的秦汉时期锦制品,据考古学家考证是来自四川的蜀锦。因为价值重大,“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原件蜀锦早就列入中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
 
    2012年,老官山汉墓出土了4部织机,经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库专家王君平考证,这些织机具有提花功能。王毅说:“这有力证明了汉代蜀锦织造技艺就已很发达。”
 
    记者了解到,馆藏于法国国家图书馆的“敦煌遗书”中,有一卷文书明确提到“西川织成锦”“彭山绫”。最近几十年,新疆在印有“双流县”的龙纹绮之外,还发现了钤有“益州都督之印”的衣物;现藏于日本的吐蕃文书也有“益州半臂”“梓州小练”的记载。文献记载,唐代窦师纶独创“陵阳公样”蜀锦,风靡世界。王毅说,这些文物和文献,证明两千多年前的四川人,将丝绸、蜀锦经成都、茂县、松潘、甘肃至新疆,再沿丝绸之路交易到国外。到了唐代,蜀锦还极可能作为国礼赠送给外国使节。
 
    B  三条丝路带来不同文化的交汇事实上,成都还是南方丝绸之路的起点。
 
    王毅说,西汉武帝时期,张骞出使西域,在大夏(今阿富汗)见到从身毒(今印度)贩运的“蜀布”和“邛杖”,认为从成都经云南、缅甸到达南亚、西亚有一条商贸通道,这条“蜀——身毒道”,学术界称为“南方丝绸之路”或“西南丝绸之路”。
 
    无论是历史文献还是考古发掘,都表明南方丝绸之路的起点就是成都。在三星堆、金沙遗址,就已发现有3000多年前的象牙、海贝等文物,说明当时的成都已经与印度洋流域有了经贸和文化往来。此次参展的南丝路文物中,三星堆选出了“戴金面罩青铜人头像”参展。四川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段渝认为,这种黄金面罩的文化符号,并非中国文化固有。相反,在两河流域、爱琴海地区有类似的文化出现。根据两地文物出现的年代顺序,证明三星堆的这种文化极可能是文明传播和交流的结果。
 
     沿成都一路向南,四川生产的丝绸织锦、铁器、铜器、金银器远销海内外。参展的昭通市博物馆馆藏文物“蜀郡铁锸”,翼形刃口左右两边铸造的篆文“蜀郡”,证明当年“四川造”产品通过南丝路对外传播。王毅说,《史记·货殖列传》等史料,也有关于蜀郡铁器贩卖至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明确记载。
 
    C “位列五都”“扬一益二”的底气
 
    在此次参展的200多件文物中,有大量来自浙江、湖南、湖北、江苏、广西、广东等省市博物馆,它们见证着成都平原从新石器时代晚期开始,与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广泛联系。
 
    王毅说,成都与海上丝绸之路的联系,一是通过南丝路到达两广,再出海。西汉时期,唐蒙出使南越,就在番禺见到“蜀枸酱”;汉武帝也曾派黄门使者携带丝织品从合浦港出发,出使东南亚和南亚诸国。另一条就是沿长江东下,再到南京、宁波出海。此次参展的国家一级文物良渚早期玉琮,在金沙遗址就曾有类似玉器出土。到了春秋战国时期,楚蜀关系紧密,汉代丝绸、漆器等蜀地产品更是行销长江中下游。此次亮相的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凤鸟云纹漆圆盒、马鞍山朱然家族墓博物馆出土的漆勺、漆盘等,还能看到漆器上“成市草”“成市饱”的铭文。
 
    记者在展厅中看到,海上丝绸之路专门开设了“钦州博易场”板块。王毅说,“钦州博易场”是宋朝设在钦州与域外进行物资交易的重要场所,其中专门为蜀锦开设了“专卖店”。蜀地商人把大量丝绸运至钦州交易,再换回珠宝、香料等海上丝绸之路贸易国货物。而云锦、宋锦等精美丝织品,此次也被请到了成都博物馆。王毅说,宋锦、云锦的技术提升,都是和蜀锦相关的。北宋兼并后蜀时,中央政府把大量蜀锦织工迁到汴梁,使得京师织造技术飞速提升。南宋时,织工随迁至苏杭及南京等地,直接让宋锦、云锦的织造技术发生了巨大变化。而广西壮锦,更有“诸葛锦”一说。
 
   王毅说,以丝绸为纽带,四川几千年前就加入了东西方的交流。而天府之国的丝绸能得以发展壮大,除了祖先的智慧,更是不断吸收外来文化的结果。正是四川文化的包容、开放和创新,促成了蜀锦的举世无双、才有了成都汉代时“位列五都”和唐朝的“扬一益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