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资讯

联系我们

地    址:兰州市南滨河东路522号

邮政编码:730030

电    话:0931-8866013

传    真:0931-841506

电子邮箱:dhyjbjb@vip.tom.com

dhyj1983@163.com

印    刷:兰州新华印刷厂

国内发行:兰州市报刊发行局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易公司

本刊资讯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本刊资讯 >

2018敦煌研究发展研讨会发言稿(八)实施敦煌文献回归工程刍议

时间:2018-12-21 11:00:32 来源:《敦煌研究》编辑部 作者:张涌泉 点击:


g10.png

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轰开了中国沿海的大门,使中国开始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一步一步丧失了独立自主的地位,中国的历史进入了最黑暗的一章。与此同时,西方各国的探险队也纷至沓来,在搜集军事情报的同时,肆无忌惮地掠取我国古代的文化遗产,特别是在陕西、新疆、甘肃、内蒙古等丝路沿线一带,盗取了大量珍贵的古代文物文献。比如上个世纪初在莫高窟藏经洞发现的以唐五代写本为主体的敦煌文献,总数近七万号,但其中的绝大部分(四万多号)却被英、法、俄及日本等国的探险家劫掠而去。又如19世纪末以来在新疆吐鲁番地区晋唐古墓葬群中所发现的写本文献,总数达5万号左右, 20世纪初在内蒙古额济纳旗黑水城遗址发现的北宋至北元时期写本、刻本文献,总数约2万来号,多数也被英、德、俄、日等国的探险家所攫取。如此等等,大批我国珍贵的古代文献被国外的公私藏书机构所收藏,而留在国内的,乃劫余之物,多为残卷断片,诚如陈寅恪所说,“其发见之佳品,不流入于异国,即秘藏于私家”,乃“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敦煌劫馀录》序)。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随着国学的全面复苏,推动了流散在海外的古代文献陆续影印出版。以敦煌写本为例,随着《英藏敦煌文献(汉文佛经以外部分)》、《法藏敦煌西域文献》、《俄藏敦煌文献》、《英国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所藏中村不折旧藏禹域墨书集成》、《敦煌秘笈》(日本杏雨书屋藏敦煌文献)、《大谷大学所藏敦煌古写经》等大型出版物先后出版,流散在海外的敦煌文献绝大部分已公之于世。这些大型图书的出版,为各国学人查阅敦煌文献提供了条件。但由于上述出版物都是按各地馆藏流水号影印出版的,没有分类,编排杂乱,读者使用起来很不方便。更糟糕的是,这些影印出版物大多是黑白图版,印刷效果欠佳,文字多有漶漫不清,原卷中比比皆是的朱笔所作的各种符号,在黑白影印的图版中字迹暗淡,甚至踪迹全无,从而对读者深入研究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有鉴于此,最近二三十年来,学术界持续呼吁敦煌文献文物的回归,但由于种种原因,目前尚难实现。根据这一现实,建议由国家出面,与英、法、俄三方商谈敦煌写卷彩色照片的回归并授权分类出版。这三大藏家当年获取敦煌写卷,是利用我国积弱积贫的落后现状和保管人王道士的愚昧无知骗取的,缺少合法性和正当性;现在我方提出摄取彩色照片的要求,则合情合理。前几年,法国国家图书馆已把所有高清敦煌写卷照片赠送敦煌研究院,已经开了一个很好的先例。如果此议能够实现,凭借现有的摄影技术和印制条件,完全可以做到仿真彩色印制,实现流散的敦煌文献事实上的“回归”,不但方便读者研阅利用,而且有利于这批珍贵文献的保存并传之久远。

为方便读者阅读利用,同时也与现已出版的图版本相区别,仿真彩色印制的写卷可以考虑分大类编排,如据我们全面调查,敦煌文献中有《妙法莲华经》5300号,《大般若经》4862号,《金刚经》3718号,现在这些写卷分散在各公私馆藏的影印出版物中,编排无序,也没有一个总的目录,读者使用很不方便。而在我们设想的汇编本中,在分大类的基础上,同一书的异本则按卷次及内容完整度先后汇编在一起,比如《大般若经》凡600卷,汇编本将把4862号写卷按卷次及内容完整度先后依次编排在一起,这样编排,将为研究者带来极大便利,有利于拓展敦煌学研究的深度和广度。当然,考虑到敦煌写本的复杂性,这种分类宜粗不宜细;必要时还可用参见的形式处理同一号写卷抄有不同类别文本的问题。

另外,敦煌写卷以残卷居多,而这些残卷可以缀合的比例很大,如《妙法莲华经》5300号,其中1337号可以缀合为528组;《大般若经》4862号,其中1917号可以缀合为668组;《金刚经》3718号,其中1002号可以缀合为402组。按此类推,敦煌写卷中可缀合的残卷估计在总数的百分之十五以上,数量巨大。现在的各种影印出版物,这些残卷身首异处,撕裂编排在不同卷号,甚至不同国家,从而对读者利用带来了极大障碍。而在我们设想的汇编本中,这些残卷的绝大部分将被缀合在一起,许多原本失散的“骨肉”得以团聚,堪称功德无量,这对进一步的整理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总之,我们认为实施敦煌文献回归工程意义重大,而且时机也已经成熟。强烈希望国家有关部门对这一工作给予大力支持,在做好调研和前期准备工作的基础上,以国家工程的形式加以推进和实施。同样,流散在海外的其他古代珍稀文献也可以按照这一模式争取彩印出版,促成其事实上的“回归”。